187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 > 章節目錄 第150章 小白花的恩人21
    顧敘聞言。

    目光倏的充滿戾氣。

    他這輩子,栽過最大的跟頭,就是眼前這女人。

    他的初戀,他的愛人,還有,顧家的繼承人之位。

    甚至自由。

    通通都沒有了。

    憑什么,憑什么這個女人還能活的這么好。

    滿腔的恨意和絕望幾乎要把他淹沒。

    一想到以后永遠都只能呆著這里。

    就忍不住想殺人。

    顧敘布滿血絲的眼珠猛的瞪大,像一個惡鬼。

    拳頭直接砸了過來。

    “年雨桐,你去死吧。”

    但還沒等拳頭靠近楚蘊,顧敘眼皮一翻,直接躺了下去。

    護士拿著針頭,慶幸的拍了拍胸口,“幸好早有準備。”

    楚蘊:......

    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顧敘一邊翻白眼還一邊用力瞪著她。

    眼睛里全是殺意。

    強撐著不肯睡過去。

    護士咦了一聲。

    “鎮定劑都快失效了。”

    又補了一針。

    顧敘才臉一歪,徹底躺在地上。

    “年小姐,咱們還是先出去吧。”

    楚蘊也覺得沒勁。

    看著真愛反目成仇,她也放心了。

    “走吧。”

    見楚蘊要走,躲在角落的白曉忍不住了,再次撲了過來。

    “年姐姐,我求求你,帶我出去,我不要呆在這個鬼地方了,求求你嗚嗚嗚。”

    楚蘊腳步不停。

    白曉恐懼到了極點。

    驚慌失措的大喊,“年姐姐,看在我們以前的情分上,如果你不愿意救我,能不能告訴我媽媽。

    我求你了。”

    楚蘊腳步一頓。

    轉身,蹲下。

    嘴角泛出冰冷的笑意。

    用只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道,“看在我們以前的情分上,我告訴你一個消息。

    誰也救不了你,因為......你是被你的親生.......”

    白曉哭聲瞬間卡在喉嚨里。

    宛如雷劈。

    她......她真的是......

    楚蘊轉身出去了。

    沒錯,那份鑒定結果,只有顧老爺子一個人看過。

    顧家人,也是從老爺子的反應中猜測的。

    顧家的醫生估計也被封口了。

    但是,那么一點點距離,怎么可能擋得住楚蘊。

    早在老爺子剛拿到結果的時候,楚蘊就看到了。

    匹配度.......

    不得不說,不愧是顧家家主。

    顧老爺子,是真狠。

    如果把白曉和顧敘關起來,外面最多是流言和猜測。

    畢竟誰也拿不出證據來。

    但是如果把放白曉出來,很難說不被有心人再次利用。

    白曉這一生,大概都會在這里永遠陪著顧敘了。

    當初不是發誓要永遠在一起嗎?

    現在正好。

    愛情?早就變質了。

    親情,呵,那就是個笑話。 :/

    留給他們的,只有最丑惡的人性,和日漸扭曲的對方。

    ......

    楚蘊走出醫院大門,迎面就碰上氣喘吁吁趕來的顧恒之。

    “雨桐,見你一面,可真難。”

    他約了對方幾次,但是沒有一次成功。

    這不。

    從助理那里得知她來了醫院,立即趕了過來。

    萬幸,還是趕上了。

    楚蘊微笑著祝賀,“恭喜成功上位。”

    顧恒之莫名覺得臉有點疼。

    想當初,他還以為人家就是因愛生恨,搞點事情整一整大哥。

    結果。

    呵呵。

    整個顧家都差點玩脫了。

    要不是顧家的底蘊人脈在。

    還有一些實體的根基,早玩完了。

    顧恒之干咳一聲,“雨桐說笑了。”

    不得不說,爺爺的眼光極好。

    年雨桐這樣的女人,絕對可以成為一位合格的當家主母。

    不。

    不止。

    如果大哥不作。

    說不定,顧家還能更上一層樓,成為超越所有頂級世家的存在。

    也不知道該不該感謝大哥的眼拙,放著這樣的女人不要。

    非要那朵菟絲花。

    如果不是他有眼無珠,顧家,自己恐怕一杯羹也分不到的。

    雖然顧家是子孫都會或多或少有點股份。

    但是和繼承人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實際經營者,可以得到的,絕對不是分紅那么簡單。

    顧恒之目光閃了閃。

    “雨桐,有沒有時間喝杯咖啡。附近就有家咖啡館不錯。”

    楚蘊直接拒絕,“沒興趣。”

    “賣股份,更沒興趣。”

    被拆穿了,顧恒之也不尷尬。

    反而微微一笑。

    “雨桐是還擔心大哥嗎?如果是......”

    就跟我聊聊,說不定我可以網開一面哦

    楚蘊,“我擔心他什么時候死。”

    顧恒之“......那雨桐是擔心他和白小姐會被放出來嗎?如果是.......”

    也可以跟我聊聊,畢竟我現在是霸道總裁。

    楚蘊,“不,我一點都不擔心。”

    頓了一下,“你們顧家,應該不會蠢到把他們放出來吧。”

    顧恒之:......

    莫名感覺眼前的女人好像知道什么。

    甩甩頭。

    不太可能呀。

    這事,爺爺只告訴了他一個人。

    這種最隱秘的事,向來只要歷代家主才能知道。

    一定不可能。

    但是,不能放棄。

    繼續道。

    “雨桐,如果我說,我想正式追求你......”

    楚蘊似笑非笑的看著顧恒之,正午的陽光照耀下來,在她臉上打下金色的光影。

    楚蘊摸了摸自己的臉。“我知道我很美。”

    溫婉又帶著寒意的聲音在顧恒之耳邊響起,“但是,你確定,要追求我嗎?”

    顧恒之對上楚蘊的眸子。

    那是一雙漆黑的,猶如暗夜一般的深淵。

    就連頭頂刺目的陽光,也照不進分毫。

    莫名的就打了個冷戰。

    想到大哥的下場。

    訕訕的道,“我......我開玩笑的。”

    算了,這不是他能招惹的女人。

    ......

    楚蘊回到年家。

    對粉鴨子道,“把年雨桐放出來吧。”

    粉鴨子,“好嘞。”

    年雨桐出現在房間里。

    溫婉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謝謝你。”

    “需要我清除你這段時間的記憶嗎?”

    年雨桐點頭,“你能幫我清除有關于他們兩所有記憶嗎?”

    楚蘊看了年雨桐一眼,這還是第一個要求清除記憶的宿主。

    “可以。”

    年雨桐笑了笑,笑容中帶著如釋重負。

    “那就謝謝了。”

    楚蘊沒多說。

    直接清除了年雨桐的記憶。

    或許年雨桐是逃避的心理。

    但是誰又規定,人必須永遠堅強。

    人都是這樣,沒有經歷過,永遠不能感同身受的理解別人所遭遇的痛苦。

    如果年雨桐覺得沒有記憶能活的更好,那無可厚非。

    楚蘊從年雨桐身上收取了靈魂之力,把身體讓給她。

    皺了皺眉。

    天道信仰力,還是很少。

    不回上域了。

    對粉鴨子說道。

    “開啟下一個任務吧。”
白小六肖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