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山村養殖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啤酒燉泥鰍
    周恒來了,首先去羊群看看,檢測一下羊群的情況,看到長勢良好的肥羊,他心里就高興。

    江曉萱躺在樹下的藤編吊床上面休息,這還是去年編織的。

    沒忙活多大一會兒,夕陽西下,羊群入圈,然后給它們補充點晚上的口糧,而他們人類也要準備晚飯了。

    羊場的人都很歡迎周恒過來,因為通常他一來,就意味著要加餐了。還不是普通的加餐,簡直跟過年一樣。

    以前羊的數量少,所以只有張運喜和他大兒子一家在這里看管,現在數量多了,又多加了幾個人來做事,也都是石泉村的人,平時他們都是回去吃飯,或者帶飯來吃。

    有幾個是張運喜的親戚,也有幾個是村長的親戚,大家分享一下利益,平衡一點,再加上找來的人也不錯,肯做事,人也靠譜。

    今年周恒又把村里種的豆子、玉米、紅薯等等收購一通,對村里人來說,也是一筆經濟收入,總之,他在石泉村人的眼里,還不錯,是個靠譜的大老板。

    周恒這一來,今天又要大加一餐了,人人都很高興。

    首先把那只大鵝燉了,那還是去年就開始喂養的鵝,肥得不得了,加點菜進去,十幾個人吃都沒有問題。

    張運喜笑道:“那我先回去砍點菜來,一會兒燉在鵝肉里,那個好吃。”

    雖然窮,但他們地里的蔬菜還是少不了的,這時節的蔬菜正不少,在鵝燉好后,把一些菜下進去,沾了葷湯的菜,滋味那是相當的不錯。

    周恒說道:“少砍一點來都行,我帶了些菜來。”

    菜砍下來后,自身的養分就會慢慢開始流失,所以帶來的菜,當然還是越早吃越好。

    像城里市場上的蔬菜,都是不知道砍下來多久的菜了,營養、糖份等等都大量損失,和這些自家種植、現摘現吃的菜,完全不能比。

    張運喜笑呵呵地回去弄菜了。

    周恒又給張峰打了個電話,讓他一會兒過來吃鵝肉。這小子一家在這里養雞,估計也肯定有點孤獨。

    他養的雞,也運出去賣了一小批,周恒把工錢也早已經付了,幾萬塊的收入到手,張峰也很高興。

    掛了電話,他直接就過來了,自家的雞場,就先丟給媳婦看著,一會兒熟了再喊她來。

    周恒把鵝宰了,正燒水準備燙毛,他來了正好幫忙。

    江曉萱本來要起身來做的,結果有人接手了正好,她再躺一會兒。現在身子是越發笨重,也很懶得動了。

    沒一會兒,張運喜提了一大筐了菜過來,雜七雜八,什么樣的都有,然后還有一個小桶,里面都是游來游去的泥鰍。

    這一小桶,分量可不小,得有兩斤了。

    他笑著說道:“今天把這個也一起燉了,大家一起吃。”

    每次周恒一來,都各種給他們加餐,而且還是全肉的加餐,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前兩天挖到了一些泥鰍,吐了幾天泥,他就正好也提來了,算是自家也出一份吃的。

    周恒說道:“這不少呢!大伯,你們自己留著吃吧,好不容易弄到的。”

    “沒關系,不礙事,這個東西多的很,只要想弄,還能弄不少。”張運喜張著沒幾顆牙的嘴,笑呵呵的說道。

    他這把年紀,還能打這么高工資的工,心里當然是很高興的,對周恒這個年輕的老板也很是尊重。

    而周恒對他也客氣,總是跟著張峰一起喊他“大伯”,這讓他也很高興,覺得自己受老板器重,所以也難免想顯點本事出來,以證明自己的有用之身。

    去年周恒來村里,第一家就是拜訪他,還是他把周恒帶到村長家里去,然后就談成了承包事項,第二天又帶周恒去鎮上公證蓋章,他還是很自豪的。

    年紀這么大了,還能做好這些事情呢,值得吹噓一把。

    周恒和他謙讓了幾次,實在客套不掉,于是就同意了,多個菜正好。這種土泥鰍,也很有營養的。

    張峰一見不但有燉鵝吃,還有泥鰍吃,笑瞇瞇地說道:“我多聰明啊,周恒一叫我來吃肉,我就把啤酒提來了。”

    提了一袋子過來,大約七八罐。

    這里已經通水通電,而且他在建雞舍的時候,就給自己砌了座正兒八經的小屋,條件也不算太差,于是他弄了個小冰箱來,還囤了些啤酒,無聊的日子里,就搞兩個小菜,喝點小酒,打發一下時間。

    他經常騎著摩托車來回,回去看看家里,再帶來點東西也很容易,所以也沒有太苦著自己。

    張運喜亮出了一壺帶來的自釀果酒,擠兌他:“你那潲水我們都不愛喝,這不比你那強多了!”

    那邊喂羊的人聽到,都笑了起來。

    山里人喝慣了自釀的酒,覺得酒勁很足,味道也好,他們也看不上啤酒,覺得太淡了,那味道也不好,像潲水一樣。

    張峰也笑了,說道:“還是啤酒好,喝了不上頭,又不是要喝醉,我不喝你那度數高的。”

    他夜晚住小屋里守著雞場,也不能喝得酩酊大醉,這么貴的雞,出問題了可不行。做事要有個做事的樣子。

    一邊說笑著,一邊忙活著手頭的事情。

    張峰拔著鵝毛,周恒在鍋里繼續燒水,準備把泥鰍先燙一燙。

    泥鰍已經吐了兩三天泥了,已經比較干凈,但要弄掉腸肚也不容易,先在開水里淖一下,把它表面的油膩給湯掉,那會比較容易一點。

    這些泥鰍都很肥,很粗,做好了很好吃的。

    他們忙著,汪才俊負責剝蒜頭,切辣椒、切蔥等等,做這些打下手的事情。

    剛來時,他只能撿枯柴,還怕撿的柴不好燒,現在都能做這些事情了,歷史的進步啊。

    周恒把泥鰍燙好之后,張運喜過來幫忙處理內臟,這時,張峰的老婆也提著一個鍋來了。

    她笑著說道:“我怕你們的鍋不夠用,就把我們的鍋碗也提來了。”

    周恒只是偶爾來一下,人少時那個鍋煮點什么自己吃還夠,但是人這么多,她想著鍋碗肯定不夠的。

    張峰說道:“唉呀你來得正好,快幫忙弄泥鰍,那個太多了,費時間。”

    兩斤多的泥鰍,一條條的去內臟,是很廢時間的。

    他老婆看了看,說道:“好,我先把米煮上,再去弄那個。”

    江曉萱本來歇著,看張峰老婆都過來幫忙了,實在不好意思自己坐著休息,便要起來幫忙。

    張峰的老婆看見了,連忙說道:“誒呀你不要來,這里人數夠多了,不用你動手。哪有那么大肚子的人,還要做事的?蹲都蹲不下來啊。你歇著就行了。”

    都是過來人,知道大肚子做什么都不方便,再說做事的人夠多了,她不來也能吃得上。

    周恒也說道:“現在還用不上你過來,一會兒鵝肉調味的時候你再來就行了。”

    大廚的作用發揮出來就行,其余的小事有人做。

    他這樣一說,周圍的人也笑了起來,然后話題又漸漸轉到孩子還有多久出來,是男孩還是女孩,名字取好了沒有這些了。

    周恒說道:“我現在都取好十幾個了,到時候隨便選一個用上就行。”

    鵝肉比較經燉,處理好之后先燉著,灶底下的柴火陸續放進去,鍋里開始咕嘟咕嘟的冒著氣泡。

    等泥鰍的內臟處理好之后,拿到溪邊去洗洗,這邊也準備另起個鍋灶做了。

    壘個灶很容易,撿幾塊大石頭過來就行了,然后再拿了汪才俊的小鍋過來,先把鍋里放油,把弄好的泥鰍先過一遍油,炸一道。

    炸了之后撈起來,把油也裝起來,鍋里剩少量油,然后把切好的蔥姜蒜放進去,放大醬炒香,切了半個洋蔥進去炒炒,這些都是除腥的。

    再把泥鰍放進去翻炒兩下,開了一罐啤酒倒進去。

    泥鰍的份量不少,一罐啤酒的水量是不夠的,然后又再倒了些清水進去,燒開了慢慢燉。

    張峰的老婆看著周恒動手之麻利,羨慕地說道:“周恒家里不得了啊,就沒有不會做飯的人,看看某些人啊……”

    然后,拿眼睛斜瞟自家男人。

    她經常說張峰,是個醬油瓶倒了都不愿意扶的人,別說像周恒這樣做飯了,讓幫著洗碗都不干,說男人進廚房丟人。

    也不知道他擺的是什么譜。

    看看周恒,人家多大的老板了,他怎么不嫌做飯丟人?

    周圍的人頓時又笑了起來。

    張峰辯解道:“誰說我不做事了?剛剛那鵝毛不是我拔的?我這不還在灶頭燒火嗎?”

    他老婆一邊看著鍋里煮的米,一邊撇著嘴說道:“是,是,是,那可真是辛苦你了。”

    張峰便又沖著周恒:“你看看,怪你吧!害得我們又家庭不和了。”

    周恒哈哈大笑:“是的是的,都怪我。”

    不一會兒,鍋里就泛起了香味,啤酒燉泥鰍會有一種別樣的香味,在煮的過程當中,啤酒里的少量酒精也會揮發出來,而把香味留在肉里。

    這樣煮的泥鰍,既沒有腥味,肉質還會非常鮮嫩入味,很好吃。

    伴隨著這樣熱鬧的拌嘴聲中,晚飯做好了,空曠的羊場上面,飄起了飯菜和肉香味。

    鵝肉就繼續在灶上小火余熱燉著,這會兒把易熟的蔬菜放進去,慢慢煮,隨時都可以撈起來吃。

    他們就在灶臺邊擺了張桌子,燉好的泥鰍放上去,準備開吃。

    人不少,都圍著坐成一圈坐著,鍋里的肉隨便吃,一個個都吃得滿嘴油乎乎的。

    山里的本村人都喝著果酒,周恒、張峰和汪才俊,則喝的啤酒。

    張運喜的幾個孫子放學后,也來了,他們本來是過來玩的,沒想到正好碰到今天加餐,也跟著吃了起來。
白小六肖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