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梁山終結者 > 章節目錄 四百六十九 游說阮小七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雨中,方天定率領文武大臣,于紫金山上祭奠方臘并陣亡將士。

    三牲六畜,瓜果米面,祭品之多,足夠三口之家吃一年。

    黃河邊一處地方,祭品卻簡陋至極。

    兩個拳頭大小的白面饅頭,兩條偌大的鯉魚。

    沒有香,只插了兩根柳枝,紙錢酒水同樣沒有。

    悲傷中,阮小七撒下一碗清水,道“二哥、五哥,小弟無能,實在備不得好酒食,勉強吃一頓吧。”

    說著,想起兄弟三人在石碣村打魚的自在日子,不禁淚流滿面。

    “兩位哥哥魂歸地府,小弟也是東奔西逃,便是老娘也落在家里,無人照料,實在是……”

    還想說,卻已經泣不成聲。

    因為走得急,又怕老人家不耐遠行,因此阮小七并未帶著老娘隨行。

    此時想來,不免心如刀割。

    哭了一場,阮小七收拾了心情,把饅頭和魚,給了兩個親隨吃了。

    親隨也拘冷熱,興高采烈地吃了。

    趙佶到了興慶府,李乾順倒是熱情。

    然而西夏這撮爾小國,一直都沒有太多余糧。

    加之其本國也在招兵買馬,糧食更是緊張,因此,宋軍上下不過勉強吃飽。

    便是阮小七,貴為國公、黃河防御使,祭奠兩位兄長的祭品,也只得兩個饅頭。

    幸好他精通水性,下河摸了兩條魚,否則都不敢去哭拜兩位哥哥。

    剛到大營門口,只見一人攔住,當頭拜下,道“七哥,近來可好。”

    阮小七仔細想了片刻,問道“可是石大當面?”

    石大道“難為七哥還記得小弟,不勝榮幸。”

    “如何不記得!”阮小七扶起石大,領著他往營帳走去,“此處人多眼雜,實在不是說話的地方。”

    當年事發,三阮拒捕,殺了許多官兵,石大也是其中的一個。

    其后,石大隨著三人上山,直到招安事成,石大不愿,便回了家。

    可惜,不為兵,只能做賊,幸好隨著南下,才得了快活日子。

    進了營寨,只見成群的宋兵,或者曬太陽,或者聚眾賭博,全無管束。

    不是不想管,而是沒法管。

    勉強吃飽,又遠離家鄉,看不到回去的希望,誰還愿意傾力訓練?

    事實上,若非深入西夏國境,實在人生地不熟,又無盤纏,這些人早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了。

    進帳落座,阮小七讓人送了一杯白水來,苦笑道“物資缺乏,只得涼水一碗,實在無奈。”

    石大萬里迢迢跑來,可不是找阮小七喝茶的,連道無妨。

    阮小七道“聽聞你南下快活去了,如今怎地接了明國差事,前來說降與我?”

    石大從懷里掏出兩封信放在桌子上,道“我是自己來此,并未受命,這兩封信,一封是老娘托人寫的,另一封是柴大官人的,小弟不過順路帶來。”

    阮小七也不看信,直勾勾地問道“可知老娘近況?”

    石大道“老娘身體尚好,只是日思夜想七哥,又傷心二哥五哥,終日流淚,已然哭瞎了眼睛。

    幸好嫂嫂并未改嫁,勉力照顧,倒是無妨。”

    聽說老娘瞎了眼睛,阮小七心傷不已。

    隨即,他讓人讀了自家老娘的信。

    信中,不外乎是不要功名利祿,只盼望他早日回來的話。

    阮小七嘆了口氣,又讓人讀了柴進的信。

    里面除了問候的話,便是柴進與戴宗照面的情形。

    砰~阮小七拍案而起,暴喝道“宋江此賊,做的好大事情來!”

    喝完,他就要出去與宋江理論。

    想當年,他兄弟三受吳用邀請,與晁蓋一同劫了蔡京的生辰綱,自此便把晁蓋當了大哥,只愿生死相隨。

    晁蓋死的蹊蹺,三兄弟不無懷疑,只是未得確鑿,不能發作。

    戴宗時遷的遺言,在他的眼里就是實錘,足夠與宋江理論了。

    “我看他今日有何話說!”阮小七罵罵咧咧道“若沒個明白,便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爺管他郡王好大的官兒!”

    “七哥切勿焦躁!”石大一把抱住阮小七,道“那廝做下的好事,只得時遷戴宗只言片語,如何會認?

    七哥前往理論,只是一味抵賴還好,若其惱怒之下發作,恐誤了性命,實在不好!”

    好不容易勸的阮小七冷靜下來,石大又道“七哥,我等漢家男子,如何流落蠻地,混的一身腥臊?

    不如隨我回去,即沒了心中憋屈,也好奉養的老娘快活。”

    阮小七看向他,道“二哥五哥死于明軍之手,雖非私仇,卻也難平,休想要我投明。”

    “七哥!”石大道“我早說了,我是自己來的,帶信只是順路。”

    阮小七問道“你來作甚。”

    石大道“原本在山中,只覺得天地之大,不過梁山泊一隅之地。

    然而,被宋賊逼著出海南下,真的是開了眼界。

    那一望無邊的藍色海水,永不停息的呼呼海風……

    七哥,你要是下海了,肯定也會欲罷不能。”

    “莫說這些有用沒用的,說正事!”阮小七喝道。

    石大道“小弟萬里來尋,便是邀請七哥一同下海。”

    阮小七道“你水性不錯,若是尋常出海,不必前來邀我吧。”

    “七哥敞亮!”石大道“年前,朝廷頒下賞格,言先登東洲者,裂土五百里封王。

    小弟合計,此等美差,豈非正好為七哥備下的?

    即便咱不圖那虛名,也能證明我等本事不是。

    因此,小弟自費上路,前來尋找七哥,便是為了這事。”

    說這話的功夫,石大已經沾水,畫了簡略的全球地圖。

    所謂的東洲,正是南北美洲。

    此時各地尚且孤立,當然是方天定想怎么命名就怎么命名。

    金口玉言,誰也不敢說個不字。

    石大又在地圖上劃了一條線,沿海岸直上到冰雪島,在往北過冰山海峽,到達東洲。

    以目前的技術條件,這是來往兩洲最短的路程。

    “明國朝廷也組織了一只探險隊,然而運氣不好,先后遭遇暴風雪襲擊,二十余艘船,半數翻沉,又有七艘撞到冰山,剩余三艘狼狽而歸。

    因為傷亡太過巨大,朝廷便停了自行組織探索的心思,只頒發賞格,讓民間探索。

    七哥,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石大苦口勸道。

    思忖片刻,阮小七道“其它倒是無妨,只是晁天王的事,不與宋江分說明白,我絕不甘心!”

    石大尋思一陣,如此這般那般地,獻出一個計策來。
白小六肖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