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空降萌寶:總裁爹地超給力 >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三十二章 他們拔光了她的衣服
    霍云琛目光銳利的看了看劉沫,把手機號遞到他眼前:“把這個號碼發給劉局,讓務必追蹤到準確定位。”

    “是-”

    劉沫沉沉應聲,轉身去給劉局打電話。

    霍云琛和白輕輕才徐徐的接起了電話。

    那是一通視頻電話,接通后鏡頭前就出現了蓬頭散發的女人,身上的衣服被拔光得只剩下內衣了,凍得瑟瑟發抖瑟縮在臟兮兮的墻角。

    白輕輕心里一緊,著急的搶過霍云琛的手機對著那邊憤怒的吼道:“你們這些畜生,放了她,你們要的人是我,你們放了她,我來她交換。”

    霍云琛的心也被狠狠擰在了空中,伸手緊緊握住白輕輕的手,目光沉沉的盯著她,示意她冷靜。

    白輕輕看著他,內心無法安寧,她真的不敢想象顧綺夢都經歷了什么?

    淚驟然模糊了雙眼,當年楚喬慘死的樣子再次浮現在眼前。

    她咬了咬唇,指甲緊緊摳進霍云琛的手背。

    霍云琛沖她沉沉的搖了搖頭,目光沉著深刻。

    “白輕輕,你也知道我想要的人不是她,我想要的人一直都是你。”

    電話那頭兒傳來陰戾森冷的聲音,白輕輕的身子為之一顫。

    “陸知年?”

    白輕輕語氣顫抖的重復著,驚訝的目光與霍云琛兩相對望。

    霍云琛倒是冷靜,似乎早已猜到是他。

    “對,就是我。你們一定以為我再無翻身之日吧。可是就算我死,我也一定會拉上你們倆給我墊背的,就算化作厲鬼我也會糾纏著你們一輩子的。”

    “陸知年,不,顧北安,這是我和你之間的恩怨,和任何人沒有關系,你

    有本事沖我來,把她放了。”

    “想讓我放了她也不是不可以,要么拿你來換,要么拿你老婆來換,我陸知年從來不做賠本兒的買賣。”

    “陸知年,你休想。”

    霍云琛憤怒的喝斥著,可是話語未畢陸知年已經掛斷了電話。

    他望了望傳來嘟嘟聲的手機震怒不已,憤怒的將甩手將手機摔到了沙發上。

    目光灼灼的看向劉沫,劉沫那頭兒正在和劉局通話。

    “時間不夠,沒辦法定位。”

    劉沫滿臉遺憾的說著。

    霍云琛心情更是糟糕,憤怒。

    白輕輕撿起霍云琛的手機又撥了回去,里面卻傳來“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聲音。

    白輕輕頓時心里像是塞了塊大石頭,塞得緊緊的,緊得她快無法呼吸。

    她臉色鐵青,握著手機的手一直在發抖。

    霍云琛緩步走了過去,低身蹲在她的面前,雙手將她顫抖的雙手裹進掌心。

    她的手好涼,涼到人心尖兒瞬間都跟著涼了。

    “輕輕,別太擔心,他一定還會再打電話來的。”

    霍云琛語氣沉沉的安慰著。

    聽到他的安慰的聲音,白輕輕壓抑克制了許久的眼淚再也克制不住。

    一顆一顆跟豆子似的,滴落在霍云琛的手上。

    “你說,那些變態,那些流氓怎么可以這么對她?那么冷的天,他們怎么可以扒光她的衣服?她什么也沒做錯,為什么要這么對她?”

    白輕輕哽咽著,哭得泣不成聲。

    霍云琛心里難過,懊惱極了。

    顧綺夢的確什么都沒有做錯,唯一做錯的事情就是不該進入他的世界,和他扯上關系。

    “他們會不會對她,會不會......”

    白輕輕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目光灼灼的盯著霍云琛。

    霍云琛知道她想說什么,她是想說,她們把她的衣服都拔掉了,會不會強暴她?

    他慌忙否定:“不會,不會的,陸知年的目的是我,不是她,他不會對她怎么樣的。”

    他一邊否定一邊把白輕輕摟進懷里,心里如同洶涌澎湃的汪洋大海。

    “對,一定不會的,陸知年他想要的是我,不是她。”白輕輕語氣徐徐沉沉的說著,突然伸手緊緊的抱住了霍云琛。

    “你們在干什么呢?快來吃夜宵了,我特意讓人煮了黃桃湯圓,紅豆湯圓。”

    書房的門再次被推開,沈清月領著傭人端了兩碗湯圓進來。

    劉沫趕緊撇頭抹干凈眼淚才轉過頭來。

    霍云琛和白輕輕身子也為之一震,都匆匆的收拾了一下情緒,緩緩的直起身子。

    “劉沫,你怎么了?眼圈紅紅的,想老婆孩子了?得,很晚了,你快回家去吧。我讓廚房給劉蕓和你家小寶打包了湯圓,記得帶回去和他們倆一塊吃。”

    沈清月大大咧咧的吩咐著。

    “謝謝夫人,只不過我,我今天值班,不,不能回去。”

    劉沫遲疑著說著,目光膽怯的望向霍云琛。

    “回去吧,大過年的能發生什么事兒?快回家。”

    為了讓沈清月放心,霍云琛也隨聲附和了一句。

    劉沫雖自責,愧疚,但也只能先行離開了。

    沈清月這才把注意力放到兒子和兒媳婦身上來,仔細的端詳著白輕輕的神色。

    “輕輕呀,是不是云琛又欺負你了?你怎么哭了?”

    白輕輕忙解釋道:“沒有,他哪兒敢欺負我,我剛才刷了一遍秦越的電影,想我爸爸了。”

    這個解釋還真是天衣無縫。

    沈清月立刻就信了。

    “唉,秦越還真是有心,為了紀念舅舅給舅舅拍了一部電影,我也被感動了。我覺得呀,他這電影票房一定能好。”

    沈清月一邊說著一邊牽過白輕輕的手,把黃桃湯圓給她端了過來。

    “來,吃口甜的,心情能好點兒。你甜了,你幸福的了,爸爸也能感覺到的。”

    沈清月會心的笑著,拿著勺子舀了一勺子吹涼遞到白輕輕的嘴邊。

    以前總羨慕柳如男有個對她很好很寵的婆婆,現在自己好像也有了。

    白輕輕抬眼看了一眼霍云琛,霍云琛沖她點了點頭,她便乖乖的接下了。

    這樣的畫面,霍云琛也曾肖想過,但從未真的奢望。

    沒想到有一天,這樣的畫面真的呈現在自己的面前。

    “兒子,你倒是吃呀,愣著干什么,想讓我喂你?”

    “喔,不用,我自己來。”

    霍云琛平復了一下心情,打趣的說著。

    白輕輕吃了兩口便自己拿著勺子吃上了,怎么好意思讓老人喂自己呢?

    沈清月又念叨了霍云琛幾句,讓他別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工作,也要多陪陪家人之類的話。

    霍云琛沒反駁,點頭應允著。

    白輕輕強壓著心中的不安與痛苦味同嚼蠟的吃著湯圓,滿腦子想得確是顧綺夢的事。

    一不小心湯汁灑了出來,手都給燙紅了。

    “沒事吧,我看看燙著沒?”

    沈清月比霍云琛的反應還快,第一時間跑上去抓著白輕輕的手仔細的哈著氣。

    “快,快去拿點兒燙傷膏來。”

    “我沒事......”

    白輕輕實在是有些不太適應沈清月這樣的熱情,這個時候她只想靜一靜。

    好好的靜一靜。

    霍云琛看到白輕輕眉頭輕蹙,當然知道她此時此刻的心情。

    她心里亂著呢,根本沒時間應付他媽媽。

    于是徐徐開口,半開玩笑的說:“媽,你好歹也給我一個表現的機會行不行?”

    沈清月轉頭看了看霍云琛忽然明白兒子的意思了,趕緊挪了個位置給他。

    “也對,你來給老婆抹點燙傷膏,要不然一會兒得起泡了。”

    “我知道了,媽,你快回去休息吧。”

    霍云琛推著沈清月離開,沈清月本來還想再說點什么的,但一個字都還未說出口呢,人也不知道怎么就被霍云琛推到門外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息道:“還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

    “這不是你想的嗎?她們倆感情好,家庭和和美美的不好嗎?”

    “好呀,我又沒說不好。就是覺得他們倆今天有點怪怪的。”

    霍之恩吃完夜宵過來找老婆,正好聽見老婆在這兒抱怨。

    于是上前挽著老婆的手,帶著她慢步離開別院。

    “那里怪了?我看最奇怪的人是你。”

    “我?我哪兒怪了?老頭子,你給我說清楚,我哪兒怪了?”

    老兩口老了老了才明白彼此在心中的地位,老了老了才開始打情罵俏起來。

    霍云琛站在書房門口,看著他們打打鬧鬧的說說笑笑的背影心緒繁復。
白小六肖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