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伴謠永久 > 章節目錄 第1494章 吃得苦才幸福
    她不知道該怎么配合?

    更不知道該怎么……做。

    “沒事,我會帶著你。”他‘吻’著她的額頭一遍遍地哄,想要讓她的手環上自己的脖子,她卻僵硬著不配合。祁漠失笑,只能握住她緊握的拳頭,一遍遍地‘揉’:“喬桑榆,我有那么可怕么?實在不行,你也可以當成被強……”

    “啊?”她一慌,剛放松點的拳頭,瞬間又緊握住。

    “逗你的。”祁漠懊惱,他繼續‘揉’著她的手讓她放松,自己卻已忍得額上幾乎青筋暴起。對于一個男人來說,他的忍耐已到了極限,迫不及待就想肆意馳騁,然后爽快地釋放自己。

    可是,他在乎她,更在乎她的情緒。

    “我會帶你,不要怕。”他用自己最溫柔的語氣,哄著喬桑榆松開拳頭,和她十指‘交’握,然后另一手移到她的腰間,從后面托住她,輕輕往上拍了拍,“這里放松,再往上抬一點。”

    喬桑榆一一照做。

    ***

    可是在身體抬高的下一瞬,她便能感覺到他的某物摩挲過來,試圖闖入,撞出了細小的水澤聲。她本能地一顫,又往下一動,讓他又落下來,闖了個空……

    “乖,再來一次,這里放松。”他努力哄她,目光卻全黯了,聲音也啞得不像話。

    “等等等等!”喬桑榆急急地叫住他,她低喘著,需要點心理安慰,“祁漠,你能不能說點‘我在外面,不會進去’的保證?”至少先讓她的情緒緩一緩!她真的快緊張死了,比小時候打針還緊張……

    祁漠沉默了一下。

    “不能。”然后,他拒絕,“那些話都是騙人的!”

    他保證不了!他只能保證今天一定會進去。

    他放低了身體,索‘性’放棄了讓她主動配合的打算,重新調整了一下姿勢后,他直直地抵住了她,附在她耳邊,有種塵埃落定的感覺:“喬桑榆,把你拐上我的‘床’,真的很不容易。忍著點,開始會有點疼……”

    “疼?”喬桑榆干笑兩聲,這點起碼的常識她還是有的:‘女’人只會第一次疼,之后就不會疼。緊張才是真的!

    “我不是擔心疼不疼,我只是……”

    她的話沒說完,他卻已躬身進來。喬桑榆很快便笑不出來了!原本攀附住他的手指,此時紛紛用力,抓得他很緊,幾乎陷入‘肉’里。她的小臉在這一刻幾乎扭曲,當場便被疼得‘抽’噎出聲……

    “好疼……”……

    怎么會……這么疼?

    喬桑榆仰面望著祁漠,從他唇角的那絲興味和滿足中,陡然反應過來——這才是她的第一次。

    那個喝斷片的夜,那些模糊零碎的記憶……其實什么都證明不了!他們之間什么都沒有發生。怪不得祁漠再見到她的時候,只字不提,面色坦然……而她保持著錯以為的想法,居然“小題大做”那么久!

    “你怎么……不早說?”他整根沒入進來,喬桑榆疼得后仰吸氣,艱難地問出這個問題。

    “恩。”他迷迷糊糊地應著,俯身過來親她修長的頸。

    “我……”更多的疑問,涌到了嘴邊,卻變成了無力的嬌嗔,“……好疼。”

    此話一出,身下的鼓漲瞬間更甚了一分,那種被撕開的痛覺更加清晰。

    他……更大了。

    而他喘息著,盡量保持著自己的身體不動,俊臉漲得很紅:“抱歉……這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他也能感覺到身下的變化,但是大小方面……他真的控制不了。此刻忍著不動,已是他的極限。

    他沒有辦法。

    她在床笫間求饒的囈語,讓他不禁血脈憤張。

    “唔……”

    他沒辦法減輕她的痛,她想動也動不了,想退也退不開,有那么一刻,喬桑榆莫名想哭。可祁漠卻在她發出嗚咽的同時,俯身含住了她的雙唇,也吞入了她所有的委屈。

    他用這種方式安慰她。

    唇齒相依,舌尖交纏,祁漠的吻極盡溫柔,克制著自己,滿滿的都是歉意,安撫著她此時的情緒。

    直到她終于不疼了。

    喬桑榆睜眼,眸底只剩下一片迷蒙,她所能見到的,只有近在咫尺的祁漠,鼻翼間能聞到的,便是屬于彼此的濕潤氣息……她感覺到他紊亂的呼吸,然后聽到他低啞有力的邀請:“我開始動了。”

    雙手被他握住,十指兩相交握,然后在下一刻,他撻伐起來…………

    好久才結束。

    中場休息的時候,喬桑榆累得不想說話,她渾身的力氣都被抽離,此刻就像一灘軟泥,懶懶地動彈不得。

    祁漠調整了個姿勢。

    他翻回旁邊的床面仰躺著,伸手一夠將她拉過來,讓她側趴在自己懷里,然后又愛憐地在她額上親了親,伸手幫她撥開額前汗濕的碎發……他給她休息的時間,再帶她繼續。

    “祁漠,你怎么不早說?”喬桑榆以為今晚的已經結束,趴在他懷中喃喃地開口,沒有任何的防備,“我還以為,那天晚上在酒店……今天晚上我一點準備都沒有。”怎么說也是神圣偉大的第一次啊……

    他進來之前,她真的……沒有想到。

    “你要準備什么?”祁漠失笑,“結果還不都是一樣的。”

    她根本就沒有經驗,能準備什么?反正一樣是他帶。

    “話是這么說……”喬桑榆嘟囔,想到早晚生米煮成熟飯,赧然地把頭埋在祁漠胸口。只是難以抑制的,她的大腦中略過一幕幕被誤解的事情——她以為和祁漠發生,甚至懷疑過自己是否懷孕,還弄出好多誤會,看到很多人心……

    喬桑榆抱怨著捶了他一下:“但是你害我吃了好多苦。”

    “嗯?”他輕哼,“怎么說?”

    “就是誤會呀……”喬桑榆索性都說了。那時候的委屈、絕望、懊悔,在此刻提起,卻再也沒有任何心痛的感覺。她得到屬于她的幸福了,所以往日的那些委屈,真的說出來,便顯得微不足道了。

    祁漠靜靜地聽著。

    他把玩著她的手指,直到她全部說完,佯怒地瞪著他要個解釋。祁漠這才笑笑,輕描淡寫地丟出一句:“這些委屈……應該的。”

    “什么?”他一副嘲笑的姿態,喬桑榆不服,想要用殘存的力氣擰他一把,可是才剛伸手,卻被他包入了手掌。

    “如果不是那么多誤會,你怎么會到我身邊?”

    他很慶幸。也很害怕。

    差一點,就便宜了蔣旭揚。

    “恩。”她輕聲應著,貝齒咬過下唇,難得地和他撒了嬌,“不過,你還是得補償我……”

    他以后得對她好!

    而祁漠在聽到那句“補償”后,某處立馬再度昂揚。他愿意“補償”!他巴不得“補償”到天亮……

    原本靜止的手掌開始動作,沿著她的肌膚輕輕開始摩挲,祁漠盡量壓制著自己,問得比較委婉:“還好么?”休息了這么久,應該差不多了吧?她的力氣也該恢復一點了。

    “口渴。”喬桑榆蹙了蹙眉,沒懂他的暗示,只是直白地把身體狀況告訴他,“身上也不舒服。”

    她想洗澡。

    剛說完,祁漠已稍稍起身,把床頭柜上的那瓶水取了過來,貼心地送到她嘴邊,服務周到至極。他喂給她喝。

    “謝謝。”清冽的水緩解了喉間的燥,喬桑榆舒服地道了謝。

    她的力氣恢復了些許,自己撐著床單試圖起身去洗澡,但是才剛剛一動,他卻突然鉗住了她的胳膊,用力往回一拉的同時,翻轉了兩人的位置……

    “干……什么?”

    “‘補償’你。”……

    翌日。

    祁漠起床的時候,喬桑榆睡得無知無覺。

    他洗漱完畢,穿戴整齊,一身的神清氣爽。連日來的憋屈和煩悶一掃而光,現在的祁漠,看什么都是順眼的。

    “祁少!”打開套間的正門,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下屬,對方手里還拎著昨晚的那個籃子,表情又尷尬又戲謔,“您昨天晚上吩咐洗干凈的……我昨天來敲門,但是沒人應,可能太晚了。”

    而且他也基本猜到里面在發生什么。

    喬小姐很晚都不回去……他們其他人倒是樂見其成。

    “恩。”祁漠點點頭,把那籃子櫻桃接了過來,順勢吩咐,“去買點早餐過來。”

    一會兒她醒來要吃。

    “等等!”下屬應了聲欲走,卻被祁漠叫住。想起昨晚曾答應過她的事,祁漠的眉頭微微緊了緊,面色凝重了幾分,“另外,幫我約蔣平濤。”

    “他?”下屬疑惑地愣了一下,才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

    祁漠折返房間,喬桑榆還未醒來。

    她睡在大床的一角,身體側著,呼吸均勻,腦袋幾乎完全埋在枕頭里。只是,她身上的被子沒有完全蓋好,半個雪背都暴露在空氣中……上面滿滿的都是被他欺負過的痕跡。

    祁漠走過去,蹲在她的床側,抬手幫她理順了額前的亂發,忍不住低頭又親了親。

    他把她折騰壞了。

    昨天沒忍住,他抱著她做了很久,幾乎忘了她還是初經人事,經不起這種徹夜的狂歡。后來,她幾乎哭著求他不要了,在他懷里昏睡過去,他才終于不忍心,結束了整場掠奪……

    他抱她去浴室清洗過。

    她當時已經熟睡,根本沒有察覺,身體綿軟著任由他擺放。他卻在浴室明亮的燈光下,看清楚了她身上、腿上深淺不一的痕跡,無一不在控訴著他昨晚的“不知足”……

    他愧疚了。

    說好了要帶她,卻把她“帶”成這副樣子。

    以后,他會適可而止。

    祁漠在心中默默保證,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發,又摸了摸她的背,正想要幫她蓋上被子,喬桑榆卻豁然驚醒過來。

    ***

    一睜眼,看到的便是祁漠的俊臉,喬桑榆嚇了一跳。

    她驚呼出聲,身體反射性地抱住被子往后退了退:“你還來?”

    昨天晚上的陰影太大,滿滿的都是他近距離索愛的畫面。她怎么求都沒用……

    祁漠嗤笑。

    “我倒是沒問題。”他慢條斯理地開口,斜睨著她驚慌失措的模樣,“不過你好像腫了……”

    喬桑榆怔了一下,臉“蹭”地漲紅了。
白小六肖中特网